NBA十大真正的鬥士: Rondo單手戰三巨頭,Mourning嚴重腎病也要打球

過人君 2021/04/04 檢舉 我要評論

問大家兩個問題,你願意為了自己的夢想和目標去付出一些什麼?如果在追求夢想努力奮鬥的過程中,你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,甚至疾病痛苦的折磨,你會去選擇放棄嗎?

其實在大家所喜歡的NBA聯盟中,球員遭遇傷病的情況非常常見,幾乎每個賽季都出現重傷的球員,沒辦法,這就是競技體育殘酷的一種表現,不過在出現傷病之後,有的球員選擇就此沉淪,有些球員卻選擇堅持自己的夢想,繼續為著目標努力,而這些球員,則是真正的鬥士。

Derrick Rose

年少成名,以狀元身份進入NBA,被視為公牛隊崛起的希望,更是在職業生涯第三個賽季中就完成了很多球員畢生的追求,成為了聯盟歷史上最年輕的常規賽MVP,這就是生涯初期的Rose,在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Rose會成為下一位聯盟第一控衛,歷史頂級巨星,甚至挑戰詹姆斯聯盟第一人的位置,但誰能想到,突如其來的傷病將站在金字塔頂端的Rose一下子擊落到了凡塵,而在反復受傷複出的過程中,大多數人都認為曾經的風城玫瑰已經凋謝,甚至有不少媒體和專家更是宣稱,退役才是Rose最好的選擇。

從曾經的天之驕子,到一次次受傷,一次次被球隊放棄,一次次的希望化成泡影,或許在承受傷病折磨期間,Rose也曾考慮過放棄,但對於從小接觸籃球的他來說,曾經的夢想和還沒有完成的目標支撐他堅持了下去,18-19賽季,戰勝了傷病的Rose證明瞭自己的實力依然比大多數球員要出色,而砍下生涯單場最高分後的眼淚和怒吼,也讓Rose內心中積壓已久的壓力得到了釋放,風城玫瑰並沒有凋謝,只不過推遲了自己綻放的時間。

Grant Hill

和Rose相比,Grant Hill的生涯初期絲毫不遜色於風城玫瑰,出色的外表,紳士般優雅的作風,謙虛卻不失霸氣的性格,再加上飄逸瀟灑的球風和極為全面的身手,讓Hill迅速成為了聯盟中人氣最高的球員,就連95-96賽季複出的Michael Jordan,都沒能撼動Hill全明星票王的位置,而作為第一代Jordan接班人的他,更是全聯盟公認下一位可能達到統治級別的外線球員。

不過99-00賽季的季後賽中,選擇帶傷出戰的Hill在第二輪與邁阿密熱火隊的比賽中傷情惡化,只能退出比賽,而在被交易到魔術隊之後,因為腳踝傷勢的困擾,Hill前三個賽季僅僅只打了46場比賽,第四個賽季更是直接因傷報銷,最為嚴重的一次,Hill腳踝手術後遭遇了致命的細菌感染,連續高燒40度並出現了抽搐,險些喪命,之後依靠長達半年的靜脈注射抗生素後才脫離了危險,在鬼門關走了一圈之後,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會選擇退役的Hill再次回到了賽場上,儘管依然被傷病所折磨,但是他卻一直打到了40歲。

Alonzo Mourning

作為90年代聯盟中僅次於四大中鋒的內線球員,巔峰時期的Alonzo Mourning攻守全面,曾經在同一賽季中入選過最佳陣容雙一陣,也曾兩次當選為聯盟最佳防守球員,而效力於熱火隊的賽季中,無疑時Mourning職業生涯最輝煌的一段時間,同時也是在這裡,他遇到了自己的恩師派特萊利,但是Mourning的職業生涯,可以說是成也萊利,敗也萊利,眾所周知,萊利算得上聯盟歷史上首屈一指的魔鬼教練,而整日面對強度超高訓練和肉搏戰般內線對抗的Mourning,身體方面自然出現了不少的傷痛,為了緩解傷痛,輕傷不下火線的Mourning不得不長期服用止痛藥。

而長期服用止痛藥的後果在2000年徹底爆發,30歲正值黃金年齡的Mourning被查出患有嚴重的腎臟疾病,這不僅已經是威脅到了Mourning的職業生涯,更是威脅到了Mourning的生命,這讓他不得不在34歲時接受腎臟移植手術,但是手術後的Mourning腎臟功能已經開始衰竭,血液中的化學物質已經失去了平衡,劇烈運動之後隨時可能威脅到生命,但Mourning並沒有被疾病嚇倒,畢竟他還有一個目標沒有實現,那就是幫助熱火贏得一座總冠軍獎盃,在第三次選擇複出之後,Mourning重返熱火,並在總決賽第六場中送出了5次蓋帽,幫助熱火隊鎖定了勝局。

Brandon Roy

在06-10年這段時間,被認為最有可能接過得分後衛這杆大旗的球員,並不是Wade,而是被稱之為「黃曼巴」的Roy,而他也被譽為Kobe的接班人,可令人沒能想到的是,在Kobe依然處於巔峰時,Roy卻已經離開了聯盟,這也令很多球迷感到惋惜,但事實上,大家所看到了那個Roy,其實早已被嚴重的傷病所折磨,而大家更不知道的是,從高中時期開始,一直到森林狼效力期間,Roy的膝蓋一共進行了7次手術,這讓他的膝蓋早已傷痕累累,但他卻一次次的選擇從傷病中走出來,為著自己的夢想和目標繼續努力,只不過第七次手術之後,Roy得膝蓋再也無法支撐他進行高強度的比賽,只能最終選擇退役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